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

这个从乐山开车3小时才能到的山村,来了位“身家千万”的返乡农民工

四川在线记者 王博尔 5月25日,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落了一场小雨。在荣丁镇马脑村,男女老少都急着回屋避雨,只有半山腰一片猕猴桃基地里还有人影——一个撑伞走…

四川在线记者 王博尔

5月25日,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落了一场小雨。在荣丁镇马脑村,男女老少都急着回屋避雨,只有半山腰一片猕猴桃基地里还有人影——一个撑伞走在盘山路上的中年男人,“你看,今年有134亩试挂果了,明年这里的1000亩全都长好了才壮观!”

他叫吴太全,基地里的人都叫他“吴总”——走路总是挺着胸,皮鞋穿得起了褶但依然油亮,扎在裤子里的衬衣熨得很平整,在他身上你能捕捉到一些“老板”的影子——除了做猕猴桃基地的负责人,他在成都还拥有自己的红木家具生意,身家上千万。

“吴总”给自己的定位是“返乡农民工”,“我们这批人没得啥子文化,农民出身,到处打工,就是农民工。”28岁离家、48岁回家,20年时间,他从马边山村闯出国门,在缅甸的原始丛林中发家,又带着财富返乡创业,想带领家乡人一起“发财”。

这个从乐山开车3小时才能到的山村,来了位“身家千万”的返乡农民工

基地未来规划效果图

走出小凉山

“在缅甸最开心的是有肉吃,最怕的是被虫咬”

1968年,马脑村的吴家人迎来了这个大家庭中的第七个孩子,起名吴太全。在吴太全的记忆中,他的童年是“苞谷味”的,全家人都靠种苞谷维生,吃得最多的也是苞谷,“苞谷饭、苞谷粥、苞谷馍,我现在闻到苞谷的味道都害怕。”

13岁,没钱读书,吴太全辍学了。为了赚点“买盐巴的钱”,吴太全跟了村上的木匠学手艺,平日里自己进山找点木材,做成沙发、柜子卖出去。也正是这段木匠时光,让吴太全有了“认木头”的能力,是否成材、材料好坏,他一辨即知。28岁时,他听说村上有人被企业招工去缅甸砍木头,“说那边林子大,木材又好,我是穷怕了的,一心就想出去闯一下。”

这个从乐山开车3小时才能到的山村,来了位“身家千万”的返乡农民工

吴太全(左)

1996年,带着2万元——这是自己十几年木匠活的积蓄和挨家挨户借来的全部身家——吴太全召集了3个工友奔赴缅甸。当时,缅甸的木材生意模式大多是在当地砍树后进行粗加工,再出口至外国工厂,吴太全也遵循着这个路径,在一条交通主干道旁搭起了自己的“工厂”——两个彩条布围起来的棚子,一个加工、一个睡觉。

第一笔订单来自都江堰,是吴太全早年做木匠时认识的老板送他的“顺水人情”。“收到那一单的钱,觉得在国外做生意不过如此,准备大干一场”,吴太全没想到,困难也接踵而至,先是缅甸连绵一个月不断的大雨让他价值5万元的木材全部发了霉,雨季一过,毒辣的太阳晒得他有些“怀疑人生”,“先是晒得黢黑,然后就开始晒伤、发红、脱皮,新皮长出来之前碰到就疼。”吴太全回忆,最怕的还是被虫咬,热带地区生长着无数种他叫不上名字的毒虫,运气好的痒一痒就过了,运气不好又痒又疼还过敏,一整晚都睡不了觉,“不过还是有开心的事情,比如能吃上肉了,那边的肉便宜,我们两三天就能吃一回。”

财富的积累像滚雪球,2000年伊始,吴太全的“工厂”一年的流水就有了1000万;2003年,他成立了太全木业公司,变成了年薪100万的“吴总”;2013年,缅甸木材生意的利润下滑严重,吴太全干脆回国,在成都卖起红木家具,这时,他的资产已经超过千万。

这个从乐山开车3小时才能到的山村,来了位“身家千万”的返乡农民工

基地未来规划

回到小凉山

“我准备用10年,让村上再多几个‘百万户’”

2015年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意见,其中提到,要以人力资本、社会资本的提升、扩散、共享为纽带,加快建立多层次多样化的返乡创业格局,全面激发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热情,掀起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热潮。

也正是这一年年底,吴太全回乡准备过年时遇见了初来马脑村的第一书记何海洋。当时,马脑村被认定为省级贫困村,全村有87户贫困户。何海洋向村民了解了吴太全的情况,知道他常为村里“掏腰包”,谁家有难处找他,他都会帮忙解决。“但脱贫这件事不是光给钱就行的,必须有产业,有持续的收入来源”,何海洋带着两串路边的野生猕猴桃,找吴太全聊了一整天,“这里的地理条件非常适合猕猴桃生长,连没人管的野生猕猴桃都特别好吃,更别说精细化管理下的能长多好。”

这个从乐山开车3小时才能到的山村,来了位“身家千万”的返乡农民工

猕猴桃基地

“在我的观念里,最终是要落叶归根的”,在外漂泊20年,吴太全“回家”的想法一直萦绕于心,听了何海洋的建议,两人一拍即合,决定在马脑村一展宏图。

2016年,吴太全拿出500万资金用于土地流转,将2000亩的荒山收入手中,同时,何海洋也奔走在基地和政府之间,前前后后为地基拉来了包括马边“6+X”产业发展资金、东西协作扶贫资金在内的1000万投资。此后,吴太全很少出村,荒山的开垦用掉了两年,猕猴桃的架桩、栽种再到试挂果又是三年,5年时间,尽管还没看到实打实的效益,村上的贫困户们却纷纷找到了工作。

“最开始荒山除草每天要给100块工钱,后来安水泥桩每天能拿180元,现在做园区维护,一年能赚3万”,李往平是马脑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,也是猕猴桃基地的老员工,如今他的年收入已经是2016年的8倍。除了在基地打工,马脑村的村民都是这里的“股东”,在征得大家的同意后,何海洋用政府提供的每户6000元产业发展资金为大家入股基地,每年都可以获得分红。

吴太全分析,按照现在的长势,猕猴桃明年就可以大量上市,丰产期能达到300万斤,产值上千万。“猕猴桃种出来只是为了让大家脱贫,我还想用10年让村里多几个‘百万户’”,吴太全不知道,他的计划和“乡村振兴战略”的合上了步子。猕猴桃试挂果后,吴太全一心投入农旅产业,将猕猴桃基地周围划分出森林小屋民宿、蝴蝶花谷露营、空中观鸟走廊等功能区,鼓励村里的年轻人一同创业,“培训、品牌展示、特产包装、文创品开发,年轻人脑子活,想法多,我很期待他们在这里闯出一篇小天地。”

本站文章大部份来源于机器人自动网络收集或用户投稿,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。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!
本站是公益性质,只为本地网民提供一个信息聚合平台,方便查询相关信息。本站广告均为友情赞助!

作者: ms173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5883333733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ms173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